在一個广大的沙漠中,沒有泉沒有井;在一个春夏之日,一个旅行者从西向东;他遇到一個从东而来的人,就说:‘我极其干渴,请指示我何处可以找到泉水与阴涼,让我能够、沐浴、休息、恢复过来?’

‘从东来的人把这旅客所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这样说:“再向东走,路会分成两支,一左一右。你走右边一条,再继续往前,一定会找到清泉与阴凉。’你想,旅客是否因为听到了关于泉水与阴凉的话,并想只要继续前进就可达到解除他渴、热之地,他的焦渴就得解除了呢?”

“不,并非如此;因为只有当他按着另一个人的指示,真正到达泉水之处,喝到泉水,并在其中沐浴,他才能解除渴热,得到恢复。”

 

仅是听闻、思想与做智性了解,永不能实现任何真理。沙漠即是生死,从西而東者即是我们所有人;热是一切现实的混乱,渴是追求;喝清泉解渴除热,意指自己亲自实现真理。

所以,即使知道一切成功的,或者技巧的方法,并不能代表我们就已经能做到或者已经掌握了它们,因只是听闻和思考永不能使我们认知他的过程,不管所用的是哪种合适的语言和巧妙的方法,都是來自他自己的体验,而不管我们是否愿意相信这些言辞,除非我们亲自在生活中去体验,并使真像的认识來自生活,我们就不能说是自我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