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世界再糟糕,我们也不能放弃心中的美好,对公正的判断和对爱的给予,当你顺从环境,放弃自我标准的时候,我们实际就与周围那些人无异了。

黄双,90后。20173月开始一个人的环球骑行,骑迹遍至美国,欧洲19国,西非13国,目前在尼日利亚。下一站喀麦隆。

 

 

被斩断一切退路唯有他值得仰望

 

上周还在贫民窟督课的时候,突然收到一连串信息。

 

首先是领馆禁止我再去贫民窟,为了我自身安全考虑。

其次是相关公司与我划清界限,为免迁责,因为那是州政府排斥的地方。

然后能够出手相助的所有机构个人也只能纷纷避嫌,其中利害关系他们自知权衡。

于是,我突然发现,因为资助贫民窟的这些孩子,我被世界孤立起来了。

 

 

我不过是一介小女子,我有何惧怕,大不了再不踏足尼日利亚。可是这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企业,个人,他们不能够被牵连,他们需要在尼日利亚长期生存,也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他们有大局观的考量,他们能够帮助社会的力量比我更大,远不止只是解决一个小小贫民窟的问题。我只能离开,除了网上这些热心的中国志愿者,我再也没有任何后盾。

 

 

虽然理解但依然有些难受,从教室里跑出去想一个人找个安静的角落发泄会,门口做饭的两位大姐见势不妙悄悄跟着我,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居然陪着我抹眼泪。有几个孩子竟然也不住老师的劝和跟了出来,够不着我的肩便轻轻的用小手拍打着我的腰。

一个月前刚到这个贫民窟的时候,每个人还用漠然的眼神虎视着我这个入侵者的到来,那个时候,垃圾很刺鼻,湖水很脏,人心很冰冷。如今环境一切如旧,可是孩子们却总在我未下船时便簇拥过来把我扶上岸;经过每一户人家那些不在我们班上课的孩子都挥着手呼喊着我的名字;原先那些总是过来讨要东西的人不见了,反倒是每天都有家长过来问我要不要吃一些他们做的鱼或是米饭。

 

在他们面前,我总是容易感性的一塌糊涂,与其说是我在帮他们,倒不如是他们在教会我成长。也许这件事本身,在很多人眼中并不值得。孩子那么多,帮也帮不过来;普救苍生,不是你能做到的;以身犯险,没有意义。

 

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利弊权衡,功过得失。

没有一个消防员会因为火海的人太多而停止施救;

没有一个警察会因为世界上坏人太多而摈弃正义;

没有一个父母会因为子女太多而放弃自己的孩子。

说到底,你的责任在哪,值得就在哪,愿不愿意,值不值得,只是取决我们内心天平导向,而不是事情本身。

在我们的快餐时代,总是只对短期可以看到收益的事情欢欣鼓舞,却对长期值得坚持的事不屑一顾。就像我们可能愿意花大量的钱给孩子投入短期培训班提高成绩,却不觉得培养他终身阅读习惯,自主能力是一件多么值得投入的事。我们会因为给孤儿院捐一些衣服,给流浪汉一些饭菜而觉得是真正做了好事,却把捐助学校让孩子改变命运的希望认做是浪费时间与光阴。投入与产出的唯一衡量标准变成了时间,而不是它真正的价值。做一件事,不在于做多与做少,而在于做与不做。

 

失去了一切便利,住所,交通,支持。我唯有单单转向神,仰望神,唯有上帝是信实的,公义的,他的爱是永恒的。就在祷告的时候,他将他的话显明于我你们希望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你们只爱那些爱你们的人,有什么可嘉许的呢?就是罪人也只爱那些爱他们的人。你们只善待那些善待你们的人,有什么可嘉许的呢?连罪人也是这样做的

你们虽然不计利息借给人,却指望收回,有什么可嘉许的呢?就是罪人也会不计利息借给罪人,指望如数收回。

所以,总要爱你们的仇敌,向人行善,借给人不计利息,也不指望收回什么。这样,你们就必大得奖赏,也必做至高者的儿子,因为忘恩负义的恶人,他也善待。你们总要慈悲为怀,像你们的父亲慈悲为怀一样。

不要再定人有罪,你们就必不被定罪;不要再谴责人,你们就必不被谴责。总要饶恕人,你们就必蒙饶恕。要常向人施与,你们就必蒙施与。人必把十足的分量,连摇带按,倒进你们的衣袋里,直到满溢。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人就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 —-《圣经》路加福音

 

行走在主预备的道路里,我感恩欣喜,因为有他领我前行。而他也不仅仅给我属灵上的支持,更派遣他的天使帮助我。远在美国的Susan阿姨带领很多姐妹为我祷告,她说,你所遇的难处就是主要来吸引你更多转向他,他要成为你的一切。没有一个环境是大过神,但是他要吸引你的心和你的眼光用他的灵和爱充满你遇见问题,要紧紧抓住神,就像雅各一样,还有就是要学习把重担卸给主,安息在他里面,你还有周围的一切人,事,物都是他的工作,所以他可以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拉各斯的Coileen姐姐带我去了Prayer City, 那个周末正好有一个大聚会,一百多万的基督徒一起来进行能量转换手的祷告,我们代表华人排练了一晚上的歌曲献唱,名字就叫常常喜乐。(常常喜乐,向主高歌,不论环境如何,高山或低谷都有主看顾,相信就能蒙福)”;

贫民窟附近有一个卖书包的老板,本来单个书包的价格是2000奈拉,可是当他听说我们是资助这些孩子时,他以1000奈拉的价格卖给了我,而且义务帮我把书本扛到水上学校,他是MFM教会的牧师,他说了同样的话,上帝叫万事互相效力!;

贫民窟外面有一个私立学校的老师Michal,他几乎是唯一一个帮助我的当地人中却分文不取的人,我需要现金,他陪着我坐摩托车找当地人换币,砍到最实惠的价格;我需要老师,他立马帮我找来最好的硕士生;我需要开家长会,他陪着我一天不吃不喝筛选学生,为家长交流做翻译。

这件事其实和他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至始至终没有要任何回报,但任何学校需要的事,他都是鼎力相助,他说,我们的国家想要发展,就必须靠教育。你看看外面那些人,有手有脚却游手好闲整天打架生事,即使他们是健全的生命,却活着没有任何益处。我们国家2亿多人,文盲率却超过45%,我作为一个老师,觉得很痛心,教育再不发展,也许100年后你过来这里一切还是一样。

我充满感慨的说,在非洲这么久,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心忧社会,有正义心的人,大多数人都只顾眼前,只知索取。

他说,世界再糟糕,我们也不能放弃心中的美好,当你顺从环境,放弃自我的时候,我们实际就与周围那些人无异了。

 

不要因为置身花海而失去对一朵花开时的感恩与欣喜;

不要因为置身垃圾堆和臭水沟而觉得那就是空气该有的味道;

不要因为看惯太多的可怜,贫穷,疾病,饥饿而觉得那就是社会应有的样子。

不要因为成长而对这个世界失去最初的信任,关爱和怜悯。

世界再糟糕,也不要放弃心中的美好。

 

我们在拉各斯贫民窟的第一所甘露小学

 

 

 

我们的甘露小学。

甘露,也是Susan阿姨祈祷后主赐予的名字。

《诗篇》110:3″在你军队出战的日子,你的子民要甘心献出自己。你的青年队伍显出圣洁的光彩,又像黎明所生的露珠

《箴言》19:12 ……神何等的恩宠我们,祂每天都向我们施恩,祂是施恩、怜悯的神,神的恩典如草上的甘露

 

于是我告诉老师,我们的学校叫做甘露,不是雨露,不是露珠,而是甘露。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水一·甘露》说:「甘露,美露也。神灵之精,仁瑞之泽,其凝如脂,其甘如饴,故有甘、膏、酒、浆之名。」它或许不能像雨露均沾般普度众生,却必如甘泉解救急需之饥渴。

 

然而英文却不如中国文字那么优雅精深,honey dew, sweet dew 虽释义接近甘露却又显得过于矫情。最后取名Morning Dew Primary School.

 

名字取好后,给学生,老师还有做饭大姐都做了校牌,大家很兴奋,有一种终于成为正牌军的感觉。其实形式是次要,主要是为了方便清点学生,之前每天都有一些蹭课的孩子,教室拥挤不堪不说,光是核对名单也需要很长时间。

 

老师

Otuwatobi是这个班的老师。不得不说,他是一位忠诚的基督徒,也是一位比较有责任心的老师,他有4年多的教学经验,而且拥有别人没有的优势,能够说英语和这个贫民窟的方言Egun,大部分的家长和孩子都只会说方言,但是和他们的交流又很重要。

可是他的教学方法仍然比较单一,比如教授字母和数字,他是先让学生背诵,孩子们三天后能够背诵1-15A-H了,可是单个挑出来却完全不认识,连数手指都做不了。我说,你的教学目标是让学生理解而不是去背诵!在和他沟通了一系列方法后,他说我明白,可是中国的教育方式肯定是和尼日利亚不一样的,这里的孩子就是这样,需要用这种方法。

我说,你现在所用的方式就是中国很多年前或者是现在一些地区仍然沿用的传统方式,我们的教育目的不是把孩子变成背诵的机器而是独立思考的个体现在中国在改变,因为我们意识到这种方式带来的缺陷甚至给孩子的毒害,那我们现在就没有必要再花几十年的时间在这里浪费学生重蹈覆辙了。

于是每天上完课后我们又一起研讨,给他培训。他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但是这个过程他也看到不同的教学方式给孩子带来的改变,下午不再是打瞌睡的孩子,而是积极投入到课堂操练和游戏中。

 

因为孩子的年龄段有5-8岁的差异,而且教室比较小没有办法摊开书本进行书写,因此下午12-2点我把课堂分成了两个班,另外请了一位老师,这样一拨小的孩子可以在外面进行操练和艺术课,大的孩子可以在教室里练习写字

 

为了保证在我离开拉各斯之后老师的教学能够继续照常进行,我为他设置了日计划和月计划。

日计划:每天发送出勤表,上交教学计划,目标以及教学总结。

月计划:每月有一次公开课以及家长会。上交教学总结以及公开课视频。每月评选5名进步之星。

 

因为他没有智能手机,除了短信和电话后不能以其他方式联系,在我准备为老师购买智能机的时候,Tecno的尹华龙先生提供了老师的手机赞助,在此非常感谢!同时之前提到的老师Michal也答应会每个月不定期过去督课,及时为我反馈情况。同时也欢迎在拉各斯的伙伴随时过去进行检测监督

我们在拉各斯贫民窟的第一所甘露小学

 

资助情况

因为贫民窟没有其他的免费教室,因此我们就目前先维持这55个孩子。所以会像之前提到的那样,资助人大于孩子人数,那么这一部分资助人的学费目前就作为孩子第二年的学费,或者在下一个我骑行的国家中对其他贫民窟学校的资助,这一点希望大家理解。但是不管如何用途,也一定会公开最终的收入支出明细,让大家清楚明白。在离开拉各斯之前我也会单独发一篇收入,资助以及目前总开支明细。

 

在以后每个月的工资支出以及午餐支出中也会让老师做好收据发送过来,同时我们在尼的志愿者孟洪兴也同意每个月在我微信打款后他用当地币为老师转账工资,这样我们又多了一层监督的力量,虽然他说既然选择信任就不需要监督,但是我说这是更有利于长期的发展也是对自己的保护,在此非常感谢孟的帮助!

 

最近因为没有了电脑的便利,所以更新较慢,因为签证等原因,暂定这个周末出发骑行去喀麦隆,感谢这个过程中和我们一起守住心中美好并付诸实践的你们!

 

我们在拉各斯贫民窟的第一所甘露小学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

不管怎样,总是要爱他们;

 

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

不管怎样,总是要做善事;

 

如果你成功之后,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

不管怎样,总是要成功;

 

你所做的善事明天就被遗忘,

不管怎样,总是要做善事;

 

诚实与坦率使你易受攻击,

不管怎样,总是要诚实与坦率;

 

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

不管怎样,总是要建设;

 

人们确实需要帮助,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到攻击,

不管怎样,总是要帮助;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你可能会被踢掉牙齿,

不管怎样,总是要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

 

——德兰修女

 

 

 

 

 

 

文章转载自:我就爱旅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