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过境伊朗的各种方式和博弈

好久不见。

时间进入12月。

人们总喜欢在这个月计算得失和年终总结,但对我而说,它只是代表了我在路上以各种方式走了两万公里和150多天。

改变的是心境和脾性,不变的是执念和陪伴。

12月1日,我在晨曦薄雾下打车前往卡拉奇机场,转机迪拜,目的地——德黑兰。

我查阅了可以找到的所有讯息,从巴基斯坦前往伊朗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飞机。

飞行5个半小时,卡拉奇到德黑兰这两个机场的航班是最便宜的,机票1500-2500之间,需要转机迪拜。

第二种,陆路过境。

陆路过境有两种,第一是奎达口岸过境,但是这条路在通过伊朗的途中有大概5个武装割据。危险不用说,最难的是出关手续极其难办,需要巴国内部审批的通关证件,而且商务签探亲签都不行,只有旅游签可以。2016年央视车队在到达奎达边境的时候被拒绝,因为目标太大,无法提供万无一失的保护。

第二种是从进入阿富汗,然后从阿富汗陆路过境伊朗。阿富汗的签证可以在伊斯兰堡办理,不难。阿富汗境内的局势和巴基斯坦有过之而不及。因为塔利班基地就在阿富汗。

关于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塔利班的三方博弈:

阿富汗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被巴基斯坦支持和援助。但政治上的表面和气掩饰不了阿富汗大部分民众对巴基斯坦的敌忾。因为阿富汗的整体环境总是无法摆脱战乱和恐怖袭击的阴影,塔利班每年都会造成阿富汗大量民众死亡,而阿富汗的好兄弟巴基斯坦却是支持塔利班的。

塔利班意即“伊斯兰教的学生”,是发源于阿富汗的坎大哈地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组织。塔利班,在波斯语中是学生的意思,它的大部分成员是阿富汗难民营伊斯兰学校的学生,故又称伊斯兰学生军。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上台前后,巴基斯坦始终是它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者。

巴基斯坦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国家。“9·11”恐怖事件之后,巴基斯坦又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和塔利班断交的国家。

巴基斯坦政府之所以对塔利班施以援手,主要是期望在阿富汗建立一个亲巴政府,消除巴阿边界冲突,特别是为与印度的克什米尔争端建立巩固的后方,拓展战略回旋余地。

巴基斯坦与塔利班建立了友好关系,相对解除了与印度对峙中的后顾之忧,但是亲塔利班所带来的副作用却是巨大的。由于克什米尔问题是巴基斯坦决定对阿富汗政策的首要因素,也是巴支持塔利班政权的重要原因,塔利班政权对此心知肚明,看似巴基斯坦利用了塔利班,但塔利班却也着实利用了巴基斯坦。这种关系就像邻居两家闹不愉快,印度财大气粗,而巴基斯坦背后却收买了塔利班这个黑社会。

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关系,和朝鲜与韩国的关系何其相似。一个是克什米尔一个是38线。不同的是,朝鲜信奉金家王朝,而巴基斯坦信奉伊斯兰教。

而彼年我在丹东上大学的参加旅游团去鸭绿江对面的朝鲜时,朝鲜人对中国的崇拜,完全不亚于巴基斯坦对中国的友好。

那时候,中国的援助每天通过鸭绿江大桥源源不断的向朝鲜输送。而我们大多人,都沉浸在中朝两国世代修好的美梦中。

不过没多久,金正恩这个小伙子就翻脸不认人了……

这世界没有几个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不是谁都会像唐明不顾高反飞去送你出国,也不是谁都像马雪峰一样翻越两千公里雪山只为存放你的摩托车。

兄弟之间伟大的是情义,国家之间,永恒的是利益。

第三种方式,飞迪拜,然后从迪拜公交转沙巴码头,从码头13个小时坐船到伊朗阿巴斯港。不过这种方式应该注意的是,你需要在迪拜办理过境签证。如果直接飞伊朗,那就不需要出机场,换言之,不出机场也就不需要办理迪拜签证。

如果时间凑巧,有时候机票要比坐船划算。这就看你自己需要了。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后院失火,马失前蹄

卡拉奇国际机场明显要比外面干净整洁得多,和外面辛辣的空气相比较甚至略感香甜。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而巴国的机场安检相对于国内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首先进口处过一下X光,候机厅再过一下,这两道安检甚至不会打开你的行李,更不用说抽皮带脱鞋子浑身把你摸个遍了。这大概是因为穆斯林国家人们喜欢穿穿长褂有关。

候机室,一群阿拉伯人正在整理物品,这衣服怎么看都像是紧急出门裹了床单。

阿拉伯人体毛旺盛,一缕胸毛伴随空调迎风招展。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我的身边坐着一个中国大叔,面容憔悴。

起飞之前,没有空姐或者空少站在前面引导乘客安全须知,也没有人提醒和检查你扣紧安全带。不过大叔似乎特别好为人师,用苛责的语气告诉我要起飞了,请关闭手机。

我指着座位前的Wifi标识,又拿了座位前的宣传册给他看,告诉大叔,阿联酋航空允许使用手机,这册子是连接wifi示意图。

大叔一时语塞,满脸通红,后来好像还因此生我气了,甚至我主动跟他说说话,大叔也只是冷哼一声作为回应。

起初十分不能理解,后来想起《泰囧》里的王宝强,顿时豁然开朗。为了避免让大叔憋出内伤,我只好当着他的面把手机关了。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两个半小时后到达迪拜。

远处那座尖尖的楼就是著名的828米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下午两点半,到达伊朗首都德黑兰。

德黑兰机场有免费wifi,不过不稳定,而且只能使用100M流量,我还没来得及报个平安,流量就被手机自动更新软件给用没了,只好暗自叫苦。

几个伊朗人看到我用wifi,纷纷拿着手机让我教他们怎么用。不过我看不懂波斯文,只好用英文去说,让他们输入全名和护照号码。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通过在机场和几个外国人交流,我才知道自己上了旅行社的当。

下面这张图是落地签的出入境卡,对照填写就好,落地签价格是115美元,人民币700左右。

而我当时为了骑摩托车陆路过境,提前办理的贴纸签。花费1200元,而正常情况下,落地签要比提前办理贵。

所以,我一个黑心导游居然后院失火被自家旅行社给黑了一笔。好吧,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提前做好攻略,不过我那武汉同事也确实胆儿大,我从业以来从来没敢在签证上这么挣这么多差价,更不敢跟同行这么不客气。

这算是后院起火,马失前蹄?

这么看,以后自家的同事也不能信任了,简直可怕。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困难集结号

初到伊朗是和巴基斯坦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伊朗更大,更干净,空气也相对更清新,社会似乎也更有秩序,但是却莫名其妙有种让人透不过气的压抑感。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在机场办完入境手续,把仅有的460元人民币兑换成伊朗里亚尔,汇率是1:6250,瞬间几百万到手。

这点钱远远不够的,需要去提款机用银联或者信用卡再取一点才好,很快我就发现,机场所有的ATM都不支持银联,甚至连V卡和M卡也无法用。

手机没有网,也没办法查那个银行可以刷卡,不过好歹还有400多,勉强能支持一阵子。

机场有一个sim卡的办理点,5G流量,收费50万里亚尔,人民币100块左右。不过这卡不能立即使用,5个小时后才能激活。

刚刚解决完手机卡的问题,马上我就陷入到下一个问题里:机场没有公交车,而地铁已经在下午一点半停掉。打车到市区52公里,需要75万里亚尔,人民币150元。

当我收集到这些讯息后,已经背着行李跑遍了整个机场。

我徒步的速度,每小时可以走10公里,但是背着30公斤的行李,再加10公斤的背包,每小时能走3公里就不错了。

50公里,恐怕得走到第二天才能到了。

徒步,显得如此不切实际。

权衡之下,我打了一辆车,讲价到120元。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50公里,开了3个小时。

司机说,德黑兰是一座难以想象的大城市,也是一座堵到难以想象的大城市。

我常常认为中国的出租车是不守规矩的,所以养成了滴滴打车的习惯。而再看伊朗的出租车,他们会随时停车去洗手间,随时停车买饮料,随时停车跟别的出租车司机交谈…….这么一对比,中国的出租车简直是天使。

这不,司机又停车了,他似乎又要去买什么。我忍无可忍,问他又干什么,司机扬了扬手中的薯片,看着我眼睛说,对不起,我饿了。

他说等送我到目的地,他就要去机场等下一个航班。

没等我同情心发作,司机又停下了,这时他把车窗打开,伸手给了外面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一些钱。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晚上七点半,我才到达酒店,背着行李跑了很久终于蹭到一个wifi。

打开手机,这一看不要紧,吓我一跳,德黑兰酒店的价格,实在是超乎我的想象。

不过德黑兰大巴扎附近还算正常,收费25美金一晚,房间还没有中国如家酒店的洗手间大。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小小的冰箱,其他什么也没有。

酒店老板告诉我,伊朗的银行系统独立于所有世界银行之外,也就是说,在伊朗,所有外国的任何银行卡都取不到钱,现金才是王道,如果没有,只能要饭。

问题还不仅如此,伊朗规定,民众只能使用本国的搜索引擎和交流软件。也就是说,伊朗的网络是个局域网,无法使用facebook和微信。

当然,这个问题有解决方法,那就是挂翻墙软件,VPN。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12月2日,我在阿敏的帮助下找到一家叫Mashhad的旅店,这个旅店床位便宜,只要10美金一晚,虽然还是贵,但整体而言要比昨晚的便宜太多。

与此同时,我遇到了下一个问题:骑摩托车穿越中东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这困难跟金钱和勇气无关,而是国家间的壁垒。

在中东,你有一个国家的签证,另一个国家就会拒绝你入境,比如伊朗和以色列。

以色列拒绝伊朗签证,伊朗还曾多次在公众视野里扬言要毁灭以色列。现在虽然两国表面崇尚和平,但背地里依然像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于是我不得不暂时放下沉重的行囊,把摩托车头盔偷偷放进酒店的冰箱里,让骑摩托车的梦想暂时冻结,到下一个国家再说。

放下了头盔,行李轻松好多。

这个头盔,从巴基斯坦背到伊朗,已经成为我的负担,但当有人打开这个冰箱时,对TA而言,或许是个大大的惊喜,抑或……惊吓?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拿起头盔难,放下头盔同样很难,接下来的路更难,不过,只要不停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决。

冯丝丝送我的护身符,多少带给我一缕陪伴和安心。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伊朗的美,在旷日沙漠里,在无数精美的清真寺里,在风情万种的波斯湾里,也同样在德黑兰的大街小巷里。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伊朗最为人知的特产,无外乎精美的地毯和药用的红花。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灯饰也是一绝。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街头一直威武的猫蔑视着世间一切。

我以为这是一只波斯猫,不过路人告诉我不是。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另一边,一个盲人大叔正在弹奏着一种乐器,这乐器一边用嘴吹气,一边用手按着按键。弹奏一会儿,盲人大叔就会用手摸索一阵去感知一下是否有人给钱。

不过德黑兰的节奏似乎很快,人们匆匆在路上走过,没人驻足,也没人给钱。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离珍宝博物馆不远处,有一个货币交易黑市,里面人头众多,远远看去似乎是黑社会交易。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而珍宝博物馆旁边是德国大使馆和土耳其大使馆。

珍宝博物馆是国家级博物馆,位于伊朗中央银行地下室。专门收藏伊朗历代王座、王冠、宝剑、珠宝、首饰等宫廷用品。

1938年礼萨·汗国王将王室藏品交给伊朗国民银行,作为发行纸币的担保。

博物馆最知名的藏品是镶有两万六千多颗宝石的纳迪尔宝座。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博物馆不能拍照,而且安保极严。藏品的简介是波斯文,英语的翻译亦很拙劣。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德黑兰和中国有4个小时时差,天5点就黑了。

旅店里也有一只猫,他很喜欢睡在屋里的沙发上。但是一到下午五点准时离开屋子,不知道是找谁家的母猫去了。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天下的猫都一样粘人,但是又是一样的记仇。

无论你对它多好,但倘若伤它一次,恐怕就再也不和你天下第一最最好了。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在伊朗的这几天,深深感觉到一个人的弱小和无力感。

旅店的wifi如同虚设,手机上网也时断时续,微信上说句话,缓冲符号能转半天。

不过再弱小也没关系,因为我们有伙伴。

谢谢朱经理的惦记。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也谢谢小兄弟的一路相伴。

黑色德黑兰的黑色幽默(上)
晚安。

明天会好好介绍一下伊朗,这个中国古代叫波斯的多面国家。

文章转载自:我就爱旅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