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提倡世界的多元化,允许各类的族群存在,对落后部落同情的同时不歧视,可,碰到了这事,着实让我重新审视了一番!

我和李新咏搭车到达埃塞和肯尼亚的边境小镇,准备把身上仅剩的当地货币比尔全部消费掉,谁叫埃塞的物价便宜的要死呢。吃个午饭也就四五块,喝瓶啤酒不到三块,走去喝酒,趁肯尼亚的高物价到来之前!

进了一家酒店(专门喝酒的店)落座,李新咏去买埃塞本地的食物英吉拉,我点了两瓶啤酒先开了场。

这瓶啤酒,请的到底冤不冤?

屋里的人三三两两不是很多,落座没多久来了三个打扮奇特,身材修长,自带板凳,手拿长棍,头戴羽毛的部落人,无法判断出于何处,我倒是很感兴趣。

三位部落人眼看我旁边的座位空着,伸手就过来拿被我拦下,表明这个位置是我朋友的。年纪最小的,打扮最特色的,长相似科比的那个人,走过来热情的跟我握手打招呼,本要深度交谈一下,虽然语言不通吧,但是有一种叫神交,比划外加眼神。

刚要进一步增强与部落人小科比的感情,却被无情的打扮干练的现代黑人酒馆老板打断。老板拉着小科比的手到墙角,呵斥其蹲下等待,看那表情好似再说:不要骚扰我的客人。

但是,身处事件风暴中的我并不领情,心里有点愤怒,这么可以搞种族歧视,怎么可以区别对待,怎么能无缘无故的无礼无貌的打断别人交谈。

这瓶啤酒,请的到底冤不冤?

突然想起之前看穷游锦囊的一段话:奥姆河谷就像个缩小版的世界,部族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文化通过战争、市集不断交融,各个部落之间存在着种族歧视以及种族鄙视链。

我不知道小科比处在鄙视链的哪个位置,但是这种歧视着实让人无法忍受。眼看老板因为三个部落人其他两个都点了啤酒而小科比没有点任何东西大打出手,并要把他轰赶出去。

这时候,我有点看不下去了,为了不让事情失控,为了世界和平(有点扯),为了不让小科比难堪,毕竟世界上人不都是酒馆老板这样的,让其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愿意伸出援手之人。因此,我把老板叫过来,指了指小科比:beer,one more。

老板立马笑开了花,冲着小科比一个劲儿的比大拇指,小科比一脸懵逼。

老板给小科比说明了情况,当啤酒到达他手上时,他没有笑,接过来放在地上好久,也没伸过来一个眼神。我开始怀疑这个一米八几的小孩到底多大,到底会不会喝酒!

这瓶啤酒,请的到底冤不冤?

 

李新咏回来已经干掉四瓶啤酒,旁边的当地人估计没见过喝这么多人吧,毕竟按当地的消费水平,这已经算是很多了。转头再去看小科比,他已经喝了一半,老板对他变的友好,他却还是板着一张脸,然后我想着给他拍张照片,让他笑一个。

当我把镜头对准小科比,英文说着small,刚要按下快门,取景器里,小科比转过头,还是面无表情,伸出食指摆动着:no,no,no。

我当时心想这小伙要么不爱拍照,要么还没从刚才的事件中走来,却没想到他说:拍照的话,再请他一瓶啤酒。

老板看到这情况,过来就一顿劈头盖脸,看生气和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好像在说:要不要脸,请你喝啤酒了还不能拍一张照片了,做人不能太贪心,不能太无耻。

这瓶啤酒,请的到底冤不冤?

我不再看他俩,这事有点让我无法理解,到底谁是好的那个人。也许当小科比跟我握手的时候,下一步可能就会跟我乞讨要钱,只不过老板深知套路提前制止了。还是小科比眼看我们喝的这么多,地上的瓶子已堆满,中国人这么有钱,也不差我这一瓶。谁知道,谁心里的,那个真实的谁。

走过十分之一的世界,太多人一听说是中国人,伸手就要钱。越来越感受到china和money 是划等号的,特别是在非洲。所以,我一路上大多数都是说自己是菲律宾人,绕过了很多次黑人的热情,也绕过了很多次的坑。(当说是中国人时,黑人的反应就是中国啊,你是我的朋友。当我说菲律宾时,黑人满脸问号,呐尼。)

回过神来,老板过来跟我道歉说,你可以拍照了,然后我拒绝了。一切已经没有了意义,我不会拍一个不会感恩又贪婪的人,也许不是我想的这样,我不再多想所以然,还是把自己沉封在微醺了:hello,sir ,beer,one more。

这瓶啤酒,请的到底冤不冤?

当我喝到差不多,再转头望向三位部落人,小科比那瓶酒已经喝完,默默的在地上划着圈,那条无处安放的长腿,怎么看都有点不合时宜。旁边另一个部落人,跟我碰到了眼神,笑着说:你请他喝酒了,也请我一瓶。

我给他了个白眼:凭什么!

转眼又一想:算了,愧疚是最大的负能量;任性是最低估的美德!谁又不是困在世界的壁垒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