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会在卢旺达待27天,在葱弟家住近半个月之久,认识了那么多的非洲朋友,有些人,这辈子也许再也不会见了吧!

首当其冲的肯定是葱弟家的保姆杉菜,我们走的那天是周日,她没来上班。

跟杉菜熟络起来是因为去她家直播包饺子,她租着房子养着孩子,每月只拿145元人民币的工资,当时想着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后来得知当地人基本上都是每天吃一顿饭的,顿顿是土豆。我们天天嚷嚷的这个国家牛肉多么多么的便宜,他们却吃不起。看着她家孩子因为营养不良而大起来的肚子,莫名的心疼杉菜两秒,葱弟把当天直播所得全部捐给杉菜家,相当于保姆好几个月的工资,当场就哭成了泪人。这样的直播给我来一打!

 

自从保姆家直播之后,我每次出门买东西都会多稍一点,哪怕是一个几毛钱的炸咖喱饺(卢旺达叫散不散),或者是一把加了盐的爆米花,杉菜都很开心,这种开心应该是被重视的那种开心,中国人那我当朋友的那种开心。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杉菜很快就学会了中国礼尚往来那套,除了每次上下班来或走的时候专门回来打招呼,每次他们员工自己做饭的时候都会给我留几口,让我这个外地人尝一尝卢旺达特色的饭菜,虽然大多数不好吃,哈哈哈。

 

我每次都真实的表达出来,好吃就狂夸,不好吃就狂吐槽,杉菜也是不客气上来就打我,渐渐的虽然语言不通,也变成了默默关心的好朋友。

 

杉菜基本上每天都会做各种花样的饮料,每次我都跟神农尝百草似的,但是杉菜做的饮料要比做的饭好喝的多,我每次都狂赞。看她羞愧的像个小女孩,我都忘了这个留着男人发型,长相彪悍的少妇,也就才28岁!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自从尝到直播的甜头,保姆也有事没事开始往直播间凑了,只要其他黑人朋友开始唱成都,不管手里有什么活,立马赶紧凑来过,唱上几句。保姆是纯听会了的,黑人天生对音乐有感觉,唱的还不错,有时候直播间的大佬会单独点保姆来唱,杉菜一点都不怯场。

 

就是这样的杉菜,过早的操起家庭的重担早已忘了花季青春的少女,之后无法取得联系,再也不会见了,就这样失散在茫茫人海之中,老死不相往来。

 

还有沈言,直播间里的人都叫他肾炎,我却叫他195。是这样的,有一次问他多高,他回到190,但他的小弟弟195。我说是你弟弟195还是小弟弟195。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他是会说中文的,但里面的差别不太懂。我给他解释清楚后,他就追着我边打边解释,他的小弟弟绝对不止195。之后,每次打趣他,我都会喊他195,然后他,一个裂嘴大笑。

 

195除了长了个模特的身材,唱歌还是非常不错的,比如黄河大合唱,他一个人唱了整个合唱团。本来这首歌是分声部的,两拨人唱的差几个小节,最后再合到一块,这下195一个人全部拿下,等唱完这首后,累成狗,喘的不成样子。

 

195还在上学,在卢旺达大学里面设立的孔子学院学中文,那天我打算跟着他去拍点东西,他嘱咐我,到了学校就说咱们是在马路上认识的,我不想让学校里的老师知道,我在工作。我答应了他,没想到后来发生了这件事。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到了孔子学院,为了能被允许拍摄我提前跟院长打了个招呼,院长得知我是河北的,立马叫来办公司另一个老师,同样也是张老师。张老师见我就问,你是不是有个公众号叫弓长日月看世界,我关注了好久了。

 

我当下就想,完了,195今天才跟我说不让学校知道他工作的事,但是前几天发的文章都有他们在直播间唱歌的照片。我赶紧跟张老师私下说,不要暴露沈言的事情。

 

得到拍摄的允许,院长带着我去看课前的表演,就是一群外国人跳锅庄。我看着一米九的大高个,手脚不协调的跳着民族舞蹈,笑的我镜头都抖了。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后来上课,竟然就是背唐诗,鹅鹅鹅,春眠不觉晓,断肠人在天涯。再就是唱中国歌曲,龙的传人,我的大中国,我家大门常打开。一群黑人,激动着唱着爱国歌曲,看的我一阵寒颤,特么的像个传销组织。

 

195上课坐最后一桌,上节课的作业都没做完,还不老实的在桌子下面发微信,我问他给谁发呢。他说在沈阳的女朋友,在辽宁师范大学留学呢。给我看了照片,确实漂亮,一米八多的大个。

 

其实,沈言家的兄弟姐妹都很高的,他家有八个孩子,五个男孩三个女孩,女孩都过一米八,男孩最高的要过两米。家里有个酒店在经营,算是卢旺达的小康家庭。想着今年九月份去中国留学,问我哪个城市比较好。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我说当然是沈阳了,这样跟女朋友打炮方便,他老司机的笑了。我又问他,你们分开这么久怎么解决生理需求,打飞机?

 

沈言一眼正经的竖起食指摆了摆说,卢旺达的男生是不打飞机的。我说怎么解决,他说不解决。旁边的李天突然跳出来说,他在卢旺达还有另一个女朋友的,然后旁边所有的人哄堂大笑。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跟沈言说明天要离开搭车去布隆迪。他很是生气,说,为什么这么晚才告诉他。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临走的那天早上,保姆没来上班,他在做粥,我一脸嫌弃的喝了几口,发现特别的好喝。我转身在口袋里拿出熊猫钥匙扣,送给他,希望能在中国见到他。

 

那时候,肯定带他去我们村玩,到时候,他带个墨镜,一米九的个,再加上是个黑人歌手,跟在后面后面在没有外国人来过了我们村逛一逛,那是多拉风。

 

沈言跟保姆还不一样,沈言有很大的可能去中国的,所以说了再见有可能还能再见。但是,世事谁能说的准呢,也许说了再见,这辈子再也没见过。

 

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我已经习惯说再见的时候稍微用力的拥抱,因为中国那么大,太多人说过再见后再也不见。更何况,世界那么大,有些地方不会再来第二次,有些人再也不会再见到。

 

所以,抱着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说了再见,就算以后再也不见,也不会后悔没有好好的告别。

 

沈言,再见,中国见;

杉菜,再见,再也不见;

卢旺达,再见,老死不相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