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处堆放的家

 

凡说:“旅行这么久了,不会感到累吗?”

 

随处堆放的家

 

这话出自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小姑娘之口,却已经在16岁多就在各大洲做过志愿者了,她现在在美国留学,又利用暑假出来旅行,想在南美洲的某个国家当一段时间的志愿者。

 

随处堆放的家

 

我肯定丧心病狂地说不累啊,天天玩,一年多毛收入都没有,不用工作,有什么累的?很显然这样的话在一个面色稚嫩,但人生阅历丰富的人面前,就是可笑的。还好我心粗艺高人胆大,没再讨论下去,不然就像当成活靶子似的让人在远方瞄准不停射击,迟早会中那么几枪。

 

随处堆放的家

 

最后一次见面可能是在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她忙活着找当志愿者的事,但开头都不会那么顺利,从报名到录取,还有吃住行等生活问题,都要自己解决。想想才20岁出头,就有这样的人生格局,是多少人追求不来的啊。

 

随处堆放的家

 

我的微信里就有人问过我,要存多少钱,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做到像我这样。我说人生来起点不同,甚至终点都不一样,你搞得想像别人一样,能做得像自己想的那样就很不错了。

 

随处堆放的家

 

所以羡慕嫉妒恨别人是常有的,回过头来能追求到自己想要的就可以了,人不是模板,不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复印临摹。

 

随处堆放的家

 

和凡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百内边上的小镇纳塔莱斯港,她和Lily,罗哥,还有一个酒店入住签名都写“流川枫”的男人在一个“团队”里。我很意外地在他们将要出发的前十分钟加了进去,开始自驾开车游百内。

 

随处堆放的家

 

驱车行驶在荒芜的公路上面,路两边的雪山湖泊随着风一点一点地吹到车窗后面,这很有中国大西北的味道,像西藏新疆啊。天气预报说这几天会有雨,所以进景区后天果然瞎得看不到什么东西,就是那一群群的羊驼野兔窜出来时,会让人惊喜一翻。

 

随处堆放的家
随处堆放的家

 

我们住在了景区南门外的河边,相比景区内的住宿性价比感觉要更高一点。而门票110元一人并不限天数,所以没必要多花钱住景区里面。

 

随处堆放的家

 

入住时因为当天的事情有点多,罗哥开着车驶在景区的泥巴路里时,天也开始慢慢黑了下去。更让人刺激的是,凡订的房间,在路上飘来的信号中收到了“订房失败”的短信,也就是说,我们在前往一个可能已经不在营业的旅店路上,任由漆黑的外面气温直线下降,却没有人大吵大闹。

 

随处堆放的家

 

大不了睡车里呗,我是这么说的。

 

 

车的近光灯打在前方的路上,好像路一直都清晰可见。

 

随处堆放的家

 

终于下起了雨,还是雪的东西,在车的前方凌乱。车速不极不缓,沿着一个小山头盘上去又拐下来时,闻到了山下的点点灯光发出了人间温暖的味道。

 

是到了吧。我忘记了谁不温不火地说了这句,很平淡,连旋着的心都没有,直到汽车的轮胎在泥巴堆里打滑空转了几圈,我才“靠”了几下,说挺刺激的。

 

随处堆放的家

 

这里好像是一大片的农场,长长的围栏在路的一边一直伸到了远方。我们开到门口时有个小房子,但并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登记入住。

 

因为路不好走,更不太好调头,我就先下车走进去打听一下。果然是下起了雪,当我离开汽车时,就在车前灯看到了雪花飞舞。

 

随处堆放的家

 

用西班牙语大声地召唤几声,农场的主人就被我召唤出来了,打听一下都对,就是这里,虽然没订房成功,但现在是淡季,本来就没什么游客过来,所以景区门票都是半价。

 

随处堆放的家

 

登记时要出示智利的“PDI”,一个像银行小票的东西,在入关时边检人员会给你一张。我有,但他们都搞丢了,还好老板也不死板,就让我们入住了。

 

随处堆放的家

 

累得不轻,按理说可以洗洗睡了,看到厨房时还是想煮那么一餐,毕竟民以食为天。所以凡就从她的“百宝箱”里拿出了老干妈,酸辣粉,油盐酱醋那个我的乖乖…这小姑娘怎么啥都带着?很多还都是中国产的,更牛的是,种子类的东西,她是怎么带入边检无比严格的智利?

 

随处堆放的家

 

凡说她也不知道,就是入关时还让查了出来,她当时也不知道智利会管得这么严,但没想到也给过了,可能是看她太年轻?

 

智利是入关检查行李非常严格的国家之一,为的就是更好地保护生态,不被外来的“物种”破坏他现有的平衡。所以凡就了解到,百内也有保护当地环境、动物的志愿者活动。现作为游客,我们就别留下什么,也别带走什么就好了。

 

随处堆放的家

 

天气不好,也就没多花昂贵的向导背夫钱去山上徒步。好在离开百内的那天,天气突然就放晴了,我们一群人像孩子们一样在雪山面前欣喜若狂,羊驼们的毛发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随处堆放的家

 

也算是比较圆满的行程,离开百内,留有遗憾是为了有再来一次的理由。

 

汽车重走来时的路,和刚来时一样,这些点滴历历在目,那些碎石,那次爆胎……我们首次在异国他乡的路上翻找汽车上的工具更换轮胎,这些第一次,都成了永恒。

 

随处堆放的家

 

突然在车的前方,有个当地人伸起了大拇指,我们的车挤挤还能装下一个人,罗哥就把车停了下来。

 

随处堆放的家

 

上车的小哥也很友好,这和我之前搭车旅行的感觉很像,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感受到反客为主的味道。小哥讲西班牙语,也会一点英语,他在百内景区外的一个酒店当服务员,这里没有比较固定的班车,所以他想回镇上时,采用搭车的方式才是最便捷的。

 

随处堆放的家

 

在离小镇还有几十公里时,天又慢慢黑了,荒芜的公路两边所带来的凉意和加快的车速又给人带来了些许的紧张~汽车油表显示,已经没油了。

 

随处堆放的家

 

谁也不知道汽车会在什么地方停止发动,惟有稳住,用不超速又比较快速的方式继续前行,直到把油用完再面对可能会发生的麻烦。

 

随处堆放的家

 

搭车小哥在地图上指出了最近加油站的位置,我们就默默看着汽车一点一点向那里靠近,这两点却好像没怎么缩短似的,在地图上无限变长,油表又调皮地闪着红色的光。

 

随处堆放的家

 

居然一直撑到了加油站都没有发生任何我所想到的麻烦,什么搭车回镇上买油回来,或者拦过路车用管子买点油的事,都只变成了一种思考。更加庆幸,没有人埋怨,更没有人会说多拉一个人,多停一次车,增加了耗油……在比较危机时,人的本性很容易暴露出来,很荣幸我遇到的朋友们都很友善。

 

随处堆放的家

 

搭车小哥临走时想留下五千比索的油钱,凡没有收,大家都没有要。一句“格拉塞啊斯”(谢谢),让这样的温暖在寒冷的夜中徘徊。这一夜,没想到是纳塔莱斯港一年一度的“嘉年华”,各种形态的表演在镇上的主大街绽放开来,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礼物。

 

随处堆放的家

 

第二次遇到已经到了阿根廷的埃切腾(徒步小镇)。凡的美国签证是留学签证,不是“B1B2类”签证,她的阿根廷电子签证就被拒了,只能和我一样,去办理阿根廷的纸签,所以我们这个团队分开了一小段时间。

 

随处堆放的家

 

再次见面都会说“好久不见”啦!我们一行人再次组队,去徒步冰川湖的“黄色”路线。其间凡看到垃圾都会捡起来。

 

随处堆放的家

 

当我们进入这个小镇时,汽车会专门把我们带到小镇上的“旅游局”,里面的工作人员会为大家讲注意事项,这里的每条路线都不收费,水可以直接饮用,但需要所有来到这里的人共同维护,让这样的地方一直美好下去。

 

随处堆放的家

 

所以凡开始捡垃圾时,我们也都捡了起来,也会抱怨为什么总会有人这么随手扔垃圾?就连大家想不到的世界高点,珠峰大本营那里也都有一大堆的垃圾呢!什么大自然会自己分解掉,其实很多东西大自然用上百年都解决不了,到了他生气发怒时,还是我们自己遭殃。

 

随处堆放的家

 

在大风中,我们来到了小冰川面前,这里的冰真是晶莹剔透,水本来都是这么干净的,衣服脏了可以用水来洗,那水脏了,要用什么来洗呢?

 

随处堆放的家

 

徒步回镇上后,我突然提议包饺子,这次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散伙饭”,后面的路大家各奔东西,很难会再有交集。

 

随处堆放的家
随处堆放的家

 

凡处理馅料,我则负责活面擀皮,Lily罗哥就包饺子,如果贴上对联插播下春晚,看着窗外的飞雪,这不就是过年的味道吗?

 

随处堆放的家

 

吃完也就告别了,直到我搭车前往蓬塔,可能是最后一次与凡和罗哥相遇。我不知道我后面的旅途会如何,也不知道他们的路会怎样。

 

随处堆放的家

(从左到右,我,Lily,凡,罗哥)

 

人生的路本来就没有定数,愿我们走到哪里,都有一个温暖的家,有家就不会累吧!

 

随处堆放的家

(下篇是不是要写我和Lily的故事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