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鸣声起,翅膀带着我,终于飞向了彩云之南。

间隔年——我的开篇
间隔年——我的开篇

从济南到丽江,中途在绵阳转机,因为航空管制滞留了两个半小时,是有点心累了。三点多终于下了飞机再打车,经过两个多小时在五点半到达大理,与小辛一行人汇合。

间隔年——我的开篇

我自己一个人站在路口,等着他们,新奇过后是有一点孤独感的,像掉队的雁。突然听到嘟嘟嘟的声音,是喇叭的响声,车子向我驶来。奔波的旅途瞬间开出阳光,让人感到很欣喜。

间隔年——我的开篇

我们住在一家类似民宿的房子里,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晚饭吃了牛肉火锅,跟北方不一样的,不用沾芝麻酱,吃完之后嘴唇麻麻的,里面大概是麻椒?不过问了同行的原儿,她们却没感觉到。我还在锅里还涮了薄荷叶,第一次火锅涮薄荷,很是奇特。

间隔年——我的开篇

放在锅子里煮一会,汤底薄荷味很浓郁,但是再吃薄荷味,确没那股清凉之味。 其实晚饭时已经19:17,可是大理这边的天还是很明亮的,我一度以为只下午17点,吃完居然已经八点多了。自己吃了大半盘笋尖,在牛肉锅汤里涮完,带着自有的青菜气息,很香。

间隔年——我的开篇

饭后去了人民路,顺道去超市采购食材加生活用品。路中,街边酒吧一家接一家,流浪的民间歌手,唱着一曲又一曲自己的人生。这条路,长鼻子的外国人很多。 从超市出来,我们到与小辛曾经一起摆过摊,但现在已经是一店之主的猴子姐姐的店里喝茶。

间隔年——我的开篇

姐姐给我们泡了红茶,听她讲曾经来大理的故事。当初,也是一身潇洒之气,来到这儿,体验休闲的生活。慢慢的,悠闲生活之下,就会发现,生活并不只有眼前的闲乐,还有远方要存活下来的需求。于是,开始了摆摊经营的生活。

间隔年——我的开篇

然而,生活并不如我门想象中那样简单。来云南旅行的,大多是悠闲之人,所以我们所需要的购买力好像越来越难以维持生计。此时,当初少年的意气风发,多了些许无奈。此时,美丽的笑容不再天真,而是多了些勉强。

间隔年——我的开篇
间隔年——我的开篇
间隔年——我的开篇

突然,心情是变得沉重了些的。 流浪啊,潇洒啊,真的如初般快乐,不计后果么?我们当真能做到如三毛那般,可以抛家离舍,把自己从安逸投入洪荒么? 大理的夜,很静。天空,很净。星星明闪闪,诉说自己的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