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从埃及搭车到达赤道国家卢旺达,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睡警察局了,但这次却是以流浪者的身份被收留。

搭车进入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多钟,陌生而干净的城市,拥挤而规则的人流,上山下坡的地势结构,人称非洲小瑞士,果然名不虚传。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车站下车后,我和李新咏打了辆摩的直奔市区的繁华之地,本想着先填饱肚子再找个便宜的酒店住下,谁知道因为下雨也没什么卖东西的,整个城市笼罩在烟雾中,繁华之地的酒店又死贵死贵的,动辄上百美金,不符合我穷游的气质。

我是想住酒店的,这几天搭车搭帐篷太累了,即然到了城市就要调整下状态,刚刚明明有个70元人民币的房间还不错,就是没有Wi-Fi。李新咏这认为,没有Wi-Fi跟睡帐篷又有什么区别,还不睡一觉第二天就滚蛋了。拗不过他,只能冒着雨找地方扎营。

找到个草坡的低洼处,刚把帐篷铺开准备搭,就来了五六个黑人大汉,表示这地方不能搭帐篷,不过可以带我们去一个地方,等他们领导来了,可以带我们去。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李新咏到了困点了,一劲儿的说明哥咱换个地方就好了,没必要搭理他们,我要睡觉。

我本着想了解不能搭帐篷的原委说,再等等吧。果然领导来了说,这个国家不能搭帐篷,不允许搭帐篷,禁止搭帐篷,说着把我们带去警察局。

我们也不是很害怕,反正一路跟警察打交道太多了,去就去。背着大包在雨中又走了一两公里,终于到了警察局。

值班的警察也一脸懵逼,你们可以在警察局睡,但是不能搭帐篷,你看那边不还睡着一小孩儿么,跟他在那边谁就好,他没爹没妈没有家,你们跟他一样,睡一宿,第二天一早就走。

敢情警察是以无家可归的方式收留了我们,既来之则安之,好吧,先把包放下,出去找点吃的去。没想到,持枪警察怕有安全问题,跟着我就去小超市买东西了。没想到,卢旺达的人太热情,跟超市大姐聊的不错,一起喝了两杯酒!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当我回来,来到睡觉的地方,惊醒了睡梦中的流浪儿,他揉揉双眼,跟我招了招手,立马就又睡去。

而那边的李新咏铺着帐篷钻进睡袋早就进入梦乡,只是蚊子很多,他一脸厌烦的表情还没完全散去。我找了个头罩刚要睡,发现警察在上网,然后过去打招呼瞄到连的是Wi-Fi。然后,赶紧交朋友啊,聊家常啊,聊到差不多了加Facebook啊,完了,我手机没网咋办。警察说这有Wi-Fi,我给你上。哈哈哈,警察终于上了我的套,把Wi-Fi密码骗了过来。

好几天没网了,把写好的文字排版发了出去,下了几部电影,又瞄了眼最新的奇葩大会,被下架了,卧槽,什么鬼。咱大天朝又发生什么事了。算了,还是看看热血街舞团吧!

睡吧,卢旺达的第一夜,绝对安全,旁边的流浪儿又翻了个身,我的思绪飞到了前几天。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非洲的流浪儿童太多了,路边过来跟你伸手要玛尼玛尼的大部分都是,穿着破衣服光着脚流着鼻息,大着肚子无父无母无家可归。那个大肚子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起的水肿,还不是贪吃暴饮暴食。

一路从埃及过来,这几个国家的流浪儿童属埃塞最多,我们也搭上过两次儿童救助的车,了解了下这边情况的恶劣,贫穷还无节制的生孩子,自己都养不起孩子更无法管教,有的家里父母双双去世,一家七八个兄弟就成了孤儿,沿街乞讨,可怜巴巴的。

和流浪儿童一起睡警察局

我回过神再看了眼那稚嫩的小脸,同是睡在警察局,我们今晚都是被流浪的形式收留,但我明天出去最少还是个自食其力的人,而他呢,明晚又睡在哪里,是否能吃的饱!

总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又能做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