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在bagamoyo呆了很奇葩的一个夜晚,当时我意外发现这个城市好漂亮啊!整个海滩上的渔民空前繁忙,当我推着自行车来到海边时,还有当地渔民提醒我,不要把自行车放在那么偏的位置,他那有鱼摊,可以放在那儿,有人会帮我免费看车子。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于是我就把车放他那儿,在充满渔味的海边当地市场呆了快1个下午。有各种各样神奇的鱼在贩售,从海上头顶一大篮子鲜鱼的小黑也总是络绎不绝。怎么会有这么多鱼?当地人告诉我,每天大都是这样啊,很奇怪吗?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在离海港的小镇上,有一大片破破旧旧的,德国殖民时间留下来的房子,地板也是骑着“咯吱咯吱”让自行车乱叫的砖石。当我发现一座非常繁华的城堡时,就绕着骑了好几圈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不就是老天爷免费给我提供的海边豪华精品酒店吗?果断在这儿住了下来。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到了半夜,就有一束强光照了进来,有三个小黑把我的帐篷围住了。我没睡醒感觉是做梦似的,在帐篷里缓缓坐了起来,因为天气太热了,外帐也没搭,所以小黑的人形完全看得到,只是脸完全看不清。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只有一个小黑会讲英语,他问我在这里干什么,是哪里人。我就老实说,自己是骑自行车旅行的,想在这里借宿一个晚上。英语小黑就快速给我讲了一堆,大概就是,这里是文化历史保护区,禁止过夜。回想之前在柬埔寨吴哥窟搭帐篷,半夜巡逻的都拿着枪,并且二话不说,就都用枪顶着我,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只是个旅行的啊?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当然,在柬埔寨也很果断地把我拉去局里过了一夜,而这里是非洲,应该没有亚洲那么麻烦?起先我还有点懈怠,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只是睡觉,什么都不会去做,明天一早就走,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小黑们用当地话聊了一下,让英语小黑代表和我说话,总结是不行,要和他们去局里走一趟。听到这话,觉得可能又要交罚款了,就开始慢悠悠地收拾东西,并聊点别的,比如,坦桑尼亚西边的芒果好便宜啊,我遇到了几个坦桑尼亚卖芒果的商人,还免费让我吃芒果呢!在塞伦盖蒂大草原的公路边上,就有好几个动物保护区,我见到了里面的马赛人也有骑自行车的,他们还和我来了一场自行车比赛,坦桑尼亚人的体力真好,我都输了。

屁拍着拍着,我也收完东西了,小黑们又相互聊了一下,让代表和我说话,总结变成了,你走吧,不要在这里过夜。

行,一个又一个握了下手,我顶着月色,其实手心里都是汗,但莫名其妙地很爽,所以睡觉的神精都没有在困上,那干脆再次夜骑,前往66公里的达累斯萨拉姆吧!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夜骑的感觉很微妙,穿过一个又一个沉睡的微城小村,有些会在门前点上一盏灯,不管有没有人在路上,灯都亮着。有的甚至会摆一个桌子,桌上有一瓶汽油,汽油旁有个充电的手电筒照着汽油瓶,让人知道,这里有私人的加油站?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1天前的夜晚还没到相对繁华的城区时,那次夜骑看到的村子里点的还是烛光,都快零点的样子,都有好多人围着这片区域做着什么,像是穆斯林的礼拜时间到了,在进行某一种仪式?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骑到5点半,天边微微亮了起来,终于进入了达累斯萨拉姆的边城,这么早都有人在公交车站等公交车,有的边等,还边在旁边的台阶上快速上下小跑着。

又前进一点点时,看到了一个足球队的人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边喊着口号边奔跑着。别人能把球踢好,肯定都下了苦功夫,光有天份完全不够。为什么跑赢马拉松的大都是非洲人,或者祖籍是非洲?而懒惰的人,能跑赢马拉松?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到了住宿的地方,我其实已经感觉自己马上要猝死了,见到床碰一下都能睡着。但想想巴西签证问题也很头大啊,就开始准备前几天就已经搞得差不多的材料,去复印店打印了出来。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一切搞完饿得感觉必须要吃点东西,在路边随便吃时,四肢已经麻木得不像是自己的了,一口咬下大饼还以为里面有肉,就这么把自己的舌头生生咬出了血,整个人瞬间就醒了。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去了巴西领事馆,又遇到了价格突然上涨,中国人办巴西签证,由原来的80美金涨到了115美金。忙得快要猝死,给的就是这个结果?再查下网上申请的赞比亚电子签,居然一下子就过了,说好的等1个星期的啊?这下赞比亚的签证也生效了,在坦桑尼亚的时间就要缩短。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回旅店带着复杂的心情和满身的疲惫,躺在床上就睡得不醒人事了。等到醒来,手机上已跳出了夏菱的信息:我今晚可能凌晨2点就到达累斯萨拉姆了。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去赌场要带着这个小丫头片子?

不不不,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又有一个姑娘专门从成都飞迪拜转机来到了达累斯萨拉姆,我带了两个姑娘去了赌场。

赌王前传,那座城堡的不留夜

 

(未完待续)

 


↑骑行坦桑尼亚第三部视频,3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