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夜深了,雨水变成了雨点,一滴一滴地从屋檐上滚下来,像一串一串的珠子,路上留有水渍的地方变成了镜子,把如此寒冷孤走小狗的影子都画了下来,它的旁边却有一群不知疲惫的孩童正踢着皮球,像世界杯一样精彩。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我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在秘鲁骑了这么多天,这是第三次需要找旅店修养一下,看过上一篇文章的朋友就知道,我误闯入了一片小无人区,元气小伤,体力什么的在正常的骑行中也能慢慢恢复,就是灰头土脸的我往脖子上一摸都能搓下一块泥巴来。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这可是南美洲冬天的高原地区,像平时那样找个河流溪水湖泊脱光了洗个澡的方式已然不再适用,我想我应该住一天就够了,有个热水澡冲一下相信所有的疲惫都能过去。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上了柏油路的第一天骑得比前几天都要快很多,但沿途的小镇子我愣是没有找到能接待我的小旅馆,这样的事情在很多国家都有发生过,我不清楚会不会是像“国际青旅”那样,必须要有接待外国人的许可证才能办理入住?比如骑行川藏线,港澳台的朋友们很多路上的小旅店就无法接待。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就这样骑了一天又只能露营了,无所谓,离库斯科古城,那个背包客云集的小镇只有100公里多点了,明天加把油就能骑到,到时什么样的青旅随便找都有一大把。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半夜却下起了雨,还好我搭帐篷的顶上有个铁皮棚,雨点就是再响也无法直接打到帐篷上面,所以心里够踏实,呼呼的鼾声都把雨声盖过去了。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早上醒天雨并没有停,我从6点起来,7点起来,雨都没有变小的样子,实在睡得不想睡了,8点收拾好东西,雨还是很大很大,大得我头皮发麻,冷得我身子直抖~不应该吧,这可是南半球的冬天旱季啊,怎么会下这么久的雨?

我不信邪,随便包裹好自己就扎进了雨中,骑了好久好久,骑得我裤子都湿了,雨还是没有要小的样子,气得我找了家小卖铺买了几包零食吃着看雨,让雨嫉妒一下我。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好几天前也出现过雨天,但都是下一阵子就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了,有时还有很大很漂亮的彩虹挂在天上。那么经历多大的风雨,就能见到多大的彩虹吧!然而很多人都觉得别人看到的彩虹更大一些,经历的风雨更小一些。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我见雨根本没有悔改之心,彩虹也没有想出来找我玩的样子,只能继续前进。万万没想到这么冷,这么苦的冰雨骑行还能撞到骑友!并不知道是哪国的骑友,当我们撞见时,雨依旧噼里啪啦地下着,我们根本找不到躲雨的地方,就握着手问一下前方多远有住的地方,他们和我一样,一路骑,到了镇子就打听,都找不到能接待我们的旅店。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相互加油,又踏上了各自的路,不知道为啥,发现有人和自己一样这么虐待自己,心里倒平衡了一些,全身是冻得再抖还是激动兴奋地在抖,我也分不清了。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终于,在一个大点的镇子上,我转了好久,问了好多人,才找到了一家能接待我的旅店,退去湿答答的衣服鞋子,换上干(但并不净)的衣服,喝口热乎乎的水,整个人都复活了。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我问老板有没有热水能洗澡,不知道老板是听懂了还是听叉了,把我带到厕所那指了指。我见旁边虚掩的门是浴室,就比划着能否洗澡?老板是没听懂?他说CCC的(西班牙语c的发音大都表示同意,肯定,明白),我就以为可以洗。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于是准备好进了浴室后,开始还有点温水,我将就着洗着,接着就没有热水了,冻得我差点飞起来。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又过一会儿,我头上身上都是泡泡时,就没有水了~当时我就震惊了,冻得抖得整个身子都起了小包,我大声呼喊着都没有人来“救”我。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最终我只能用干的衣服把自己擦干,裏上衣服自己出去找水,找了一桶水肯定都是冰的,这边现在夜里都有零下七八度,白天也就只有几度的,回想我年轻时也都是用冷水洗澡,这下也只能回味一下年轻的姿态了。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有了一桶水,也只敢用毛巾一点一点地沾湿擦,慢慢也感觉适应了,就能用冷水洗澡了。洗完回房间捂着被子终于回了神,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带着饥饿和疲惫,我一动都不想动,稀里糊涂地睡了一觉,起来时夜色已经近了,远方的雪山若隐若现在云雾之中,雨水变成了雨滴,一串一串地从屋檐上散落下来。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出门找了家小餐馆,店里零星坐了几个人,我点了鱼饭套餐就静静地坐着等着,看着面前那台笨重的电视机。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小时候家里也有这样的电视机,爸爸买它时把全家都乐开了花,装了天线也就三四个台,却看得很开心很开心。

后来邻居们的电视慢慢都变成液晶的了,是因为攀比,还是面子,还是真的对眼睛好?那台老旧的,笨重的,却一直没有坏的电视机就这样进了木箱里。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前年我还在老家过年的,用那台液晶的电视和妈妈看春晚,爸爸没有回来,哥哥在忙东忙西,二姐嫁得很远,大姐还忙着生意~妈妈躺在我怀里都睡了过去,我说想睡觉就回屋里去睡吧,妈妈说不要,听着电视的声音比较能够睡过去,躺房间的床上,就怎么也睡不着。

我回屋拿来被子给妈妈披上,把灯关了,只剩下电视的光和声音在闪动,加怀里像孩子一样的妈妈。什么时候感觉妈妈变得好不懂事了,需要好好地陪她?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去年就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过得年,妈妈在手机的另一头欢天喜地遮掩不住自己的悲伤,我却任性地不想回家,继续去更远的地方,让家乡变成了远方。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汤上来了,秘鲁有很多餐馆都会给客人先上一份汤,有时汤里有面片,有时汤里有米糊,喝完后就会上正餐加茶水,搞得像过年似的满桌的盘子,我静静地独自吃完,看那台笨重的电视机在面前狂欢。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出了门,天完全黑了,有一条好像是流浪的狗在小巷中窜到了前方,旁边有一群似乎不知道回家的孩子在踢着皮球,像世界杯一样精彩,而他们的家中总有父母正牵挂着他们早点回家。

当家乡变成了远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