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第二次到坦桑尼亚,因为第一次被遣返回布隆迪了。

这天,我和李新咏告别了布隆迪签证官德比,继续搭车前往坦桑的另一个口岸,办理签证。

地图上也就二三百公里,没想到搭了三辆货车,慢成龟速,快傍晚了才到边境口岸。

被移民局领导邀请回家,他却找了个小姐

眼看又到了边检下班的时间了,没想到还有三四公里处的时候搭上一辆小轿车,正好要去边境移民局,上车后才得知,此人叫马修,正是移民局的工作人员。

马修光头,大肚子,不到一米七的样子,在主驾驶位上一边开车一边用英语聊天,说,现在这个点移民局应该下班了,如果同事还没走就让他们加班给你们办了,我最喜欢中国人了,在这个地方见到中国人,就跟亲人一样。

我有点懵比,这太热情了吧,虽说中国援助坦桑建铁路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也不至于跟亲人似的吧。

边开边聊就到了移民局,正好同事下班刚出门,只能明天再办理了。马修提议这些事先别管了,不如去旁边的酒吧喝一杯。

被移民局领导邀请回家,他却找了个小姐

就这样,我和李新咏前一秒还在为签证的事情发愁,后一秒就已经端起酒杯。我俩要了瓶啤酒,马修点了威士忌,开始打开了话匣子。

马修为什么对中国人这么有好感,还不是因为他去过中国。去年十一月份赴中国长沙参加了为期两个月的边境人员培训大会,他就是选拔出来的二十人之一,他拿出手机给我们看他的老师,他的上课照片,看他在长沙吃了点什么,有火锅,有水煮肉片,有臭豆腐,有剁椒鱼头等等等。

我一边嘴上应付着说这个好吃,那个不错,心里却喊着mmp,特么的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了,你给我看这个!

看完吃的就给我们看他去了哪,去了岳阳楼,去了橘子洲头,去了毛的故乡,比我去的都全面。一个劲的夸中国好,高铁快,楼也高,吃的好,网也快,有一样不太好,人太多了。送他个大白眼,还用你说,人不多就不是中国了。

被移民局领导邀请回家,他却找了个小姐

酒喝的差不多了,他突然就点了饭,我俩连忙拒绝说挺不好意思的。他突然正色道,我去中国培训除了飞机票自己出之外,所有的费用都是你们中国人出的,你们来到这里就是我的客人,我的亲人,我要接待你们。

眼看马修左手一个爱疯,右手一个三星,穿戴都不差钱的样子,也就接受了这份好意,我点了个鸡腿饭,李新咏特么的是鸡翅饭,没有我这个肉多。

马修接着说,他什么时候结婚,有几个孩子,在哪上班,在哪住。反正就是开始了拉家常,老婆孩子热炕头,领导傻逼王八蛋,全世界都差不多这个话题。

被移民局领导邀请回家,他却找了个小姐

然后话题一转,你们今晚在那里睡,我送你们过去。李新咏表示平时都是睡的帐篷,只需要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就能扎营。没想到马修让我们上车,拉着我俩回家了。

本想着这样也好,在他家院子扎营,也可以有地方充电,也可以凑合洗漱一下。没想到,到了他家,给我俩安排了个房间,在他房间的隔壁有间空房,给我们介绍了厕所怎么洗澡,厨房里有菠萝自己动手随便吃,客厅里有沙发电视卡拉OK。

一点都不像之前见到的非洲装饰,很多细节很是考究,并且是她一个人住,稍微有点豪华。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鞋柜有二十几双鞋,各种款式各种场合的应有尽有。马修应该算是坦桑公务员中的中层阶级吧。

又大概聊了些有的没得,我去洗澡了,马修家浴室的花洒坏了,细心的他已经准备好一桶半热的水在旁边,一边洗着澡一边感慨马修虽长相粗犷,但还真nice细心。

被移民局领导邀请回家,他却找了个小姐

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屋里多了一个长相姣好的女人,前凸后翘的,很是符合非洲人的审美。只见李新咏说,这是马修找的小姐。

我一听,内心是拒绝的,不是因为非洲艾滋泛滥,而是马修已经对我们挺好的了,这种事还是不要马修出钱了,我们可以自己来。

李新咏白了我一眼,不是给咱们的,马修自己找的。害得我空欢喜一场。不过,非洲非穆斯林的开放程度挺那个的,有些人有好几个老婆,也有好几个女朋友的,找小姐这件事更是太平常了。

我和李新咏睡一床上,马修和小姐睡另一间床上,我再出去上厕所返回房间的时候,小姐正裹着抹胸的浴巾出来,吓我一跳。

被移民局领导邀请回家,他却找了个小姐

我回来后,李新咏也去上厕所,我忘了告诉他小姐在里面。他一开厕所的门,小姐正洗完澡更衣,李新咏被吓了一跳,反而是人家小姐淡定,什么反应都没有,果然是老手。

李新咏回来后,我俩趴在床上,放轻呼吸,尽量的保持房间的寂静,听一听到底是怎样的叫床声。

怎么没动静,半个小时过去了,李新咏都睡了,我听了半天还没动静,什么鬼,没干?

算了,睡吧,这一天挺累的了,好不容易在床上睡一觉,再也不想睡帐篷了,

睡梦中,好像听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梦里,还是现实中,反正小姐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