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想的是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的,现在走的越远看的越多,发现贫穷限制了我所有的想象。

在乌干达参加了一场华人运动会开幕式,接下来,受当地华人游哥邀请,参观他的公司和他的家!

当我和李新咏出现在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时,游哥正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打着电话,示意让我俩先去屋里等一等。我趁这个功夫赶紧先去院外两百米处的芒果摊,买个芒果是幌子,只要是跟前两天一起聊天的芒果大妈打个招呼。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回来后,游哥还在忙,我就跟李新咏唠叨起游哥的发家史:游哥两千年来到乌干达,跟起初去国外发展的华人一样,先在当地开餐馆,生意还不错,慢慢认识了些当地有头有脸的黑人。再近一层关系的时候,黑人朋友开始跟游哥借钱,还非要付百分之二十的利息。这时候游哥才了解到,当地人兄弟朋友之间是不借钱的,要借也是付同样的利息。借得多了,游哥慢慢的做起了小额贷款,十多年过去了,一直做到现在开起了银行。目前正在做乌干达的网上支付的研发,类似国内支付宝这样的东西,期待游哥成为乌干达版的马云!

游哥打完电话,驱车带我们去他家参(chi)观(fan),路上正遇见下班高峰期,估计世界上的所有首都都一样,全都是堵成狗!

我以为游哥家是住在小区里,二百多平米的那种,真到了他家,发现原生家庭限制了我的想象,我所能想到最好的就是有个二百平米的空间,出门就有地铁,有个份不错的工作,有家人陪伴。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我们的车穿过闹市区,周围变得安静,一扇大铁门出现在面前,鸣笛后黑人安保把门打开。下车,游哥先带我们参观了下院子,简直就是个小型森林啊。四十米的参天大树有好几颗,树中间有个古朴的小木屋是游哥的练歌房,旁边有个游泳池有个人正在打捞叶子,还有几只会说乌干达语的鹦鹉和友人送的火鸡,从国内带来的茉莉花散发着芬芳,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回归诗酒田园所有的想象。

在庭院的至高点落座,一派田园风光尽收眼底,仆人上了几杯百香果汁,开始了今天野蛮行走的采访。

游哥大概了解了下我们行走的路线以及路上的故事,李新咏又讲述了在苏丹差点被爆菊的事情,我讲了讲CC在土耳其搭车被摸小鸡鸡的经历,游哥立马非常感兴趣,觉得搭车路上遇见的故事非常的酷,也要跟着我们一起走下去,去尝试用最少的钱经历更多的事情。游哥也是讲他的银河乐队,希望能有机会带着这帮兄弟自驾非洲巡演,做中国的第一人。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听我们说的这么多,游哥对路上的人非常感兴趣,我建议他申请成为沙发主,接待全世界旅行路上有趣的人,可以设置个门槛,比如走过20+的国家,比如跟游哥一样会唱歌做饭,比如最多了住三天之类。我教游哥下载了Couchsurfing沙发客软件,又教他用snapseed修图软件,气氛很是融洽,接受新鲜事物很强。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保姆已经把饭做好,炖猪蹄,炸带鱼,油焖大虾,红烧茄子,满桌的中国菜,满满的中国人,说着中国话,喝着外国酒,聊的是兄弟情。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酒过三巡,游哥聊起了自己的经历:我十五岁那年,全家凑钱送我上船去日本,跟蛇头打好招呼到了日本打电话付尾款。没想到到了公海好几天日本那边没人来接,眼看食物快吃完了,我们几个年轻小伙起义占领了驾驶室,这样才上了岸。没想到上了岸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就被日本警察抓了,在监狱里还挺好,管吃管喝管住的没受罪,想着不能浪费时间啊,要去打工啊,想着怎么越狱。

日本这边也就两个人看守我们十几个人,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把他俩绑了打了一顿,就跑了。大晚上的,也没有目的,在大街上瞎溜达,没想到还是被抓了,后来想想还是里面好,最少有吃的。回去也没打你,关了一段时间就被遣返了。后来又去了韩国打工,再后来24岁那年来到乌干达,开始了一个人的创业。

来,在干一杯。突然有点感慨,在外的华人都不容易,背井离乡就不说了,经历的那些事常人肯定无法坚持下来,说多了都是血泪史啊。如今发达了,虽在异国他乡,但还是心系祖国的。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然后我转头问了游哥的大儿子,十四岁的少年一个问题:你的归属感是哪里?

少年一脸懵逼的说,我中文不太好,归属感是什么?

旁边游哥的朋友,在乌干达待了十三年的老哥说:他们啊,上课用的英文,爸妈之间用中文,兄弟间讲话都是英语,也很少回国,他们会认为自己是乌干达人,不过,他们的护照是中国的。

正好应证了我之前了解的情况,移民二代一般都融入了当地,归属感也是移民地的国家。反而游哥,这个乌干达护照的华人,她的归属地是中国,说着中国话,吃着中国餐,心系中国情。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其实我也想旅居国外的,也想事业有成后,有个大院子种树养花,也想有妻陪伴儿女成群,有个中国旧时代的家庭氛围,也想游泳之余,有个乐队唱歌喝酒后吹吹牛逼。

非洲真的不光只有草原狮子动物世界,也不光只有穷的吃不饱的部落,也是有人文情怀,也是有把酒言欢,也是有诗酒田园。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被非洲华人邀请回家所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真的,非洲越走的越远,越超乎你的想象,比如下一篇的卢旺达,你以为还是当年的大屠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