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感觉委屈,无奈,愧疚五味陈杂,但已经很明白很明白了。明天起来该怎么面对你,以后知道怎么面对游戏兄弟们了,我脑袋这两天生锈了,是因为近两个月我和我的兄弟们不在一起,对个中的各种不了解,不明白个中过程的滋味,当然当发现一个个曾经的好友不是本人,上线看到都私聊“本人”,“不是”。前段时间给你领心悦礼包,突然上不了号,昨天晚上,看见祝福和大侄女都在我以为你自己玩(沐小丫),回头问大侄女告诉我说。祝福的霸战玩,你的祝福玩我说知道了。祝福上午说“我玩丫头的,丫头自己不定时玩”等等。包括还有发现好多人离开了游戏,发现好多人敌对了(当然,对敌的除了个别,大部分都是不熟悉的),前天群里动员去巅峰,我挺赞同的,我也去了上游戏第一时间,看见皇朝就三三两两时,有欣慰有心疼,我突然想回皇朝留守,也回去了,大猫收我的,今天看着皇朝确实有点难过,说话没人,就7个人在线,都是不认识的小号说实话我很重情的,看中兄弟们的情分,我决定马上离开了。今天魅儿姐私聊我你不去巅峰让别人怎么想。(昨天巅峰人人数就满了,其实我还想好好琢磨二少他们战力怎么上去,脱了装备恶搞敌人的小邪恶,哈哈,确实有落后),。刚回来那会觉得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对于一个突然离开四十多天的我来说个中体会道不明理不清,我还是相信兄弟们的,就和我放心的离开一样。
我从来没想过,谁会那么关心我,我们每个人也确实努力去认真对待过每一个人。我没想过要如何如何牛,只有兄弟们开心就好,心里记得最初我们的口号“情谊不灭我们不退”,每次和你聊看你那很傻很天真的样儿,但心是真的希望你也能感到,我是真实存在的。我自己如何痛心疾首根本谈不上,在别人(敌人)眼里也就这样吧,承受不了自己的人也就,该干嘛干嘛去了(游戏说的都是别人听的,咱有皇朝微信)。咱俩那个,你说咱俩是反的,我真想说,艾玛,太极不就是反着来的嘛,其实你说的理念我都能接受,就是个我去改变的过程,所以我少说多做,但毕竟岁月不等人,怕你等太久看我变化的那天,所以我珍惜你啊给自己加几百炖压力。我知道,以前每次抽风,说的委婉些,是任性了一点,那样才是心里想做到的,知道你讨厌那样我也要做的,做个好男人吧,离你的目标很远,存在感都是扯犊子了,主要是暴露问题去改变。我也不喜欢看到带着面具的人天天陪着你自己,我有缺陷,希望你能发现,我能变好,而不是说违心话光说的好听,曾经我好想上麦和你们说话,不现实啊,以前有一阵为了挂在房间里,害怕出声我把耳塞的线剪了。谁都有付出,不一定要讲出来的,最理想的是大家自觉自愿最好,这个自觉自愿能靠到一块最好,我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理想化的(我记得皇朝有段时间是这个状态,很久),我是会长,不把理想的(大饼)画个出来每,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们今天吃什么饼,我是这么想的。
ps13:您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其实细数数月来发生的种种,我心里比谁看的都明白,从小舞的离开、祝福的黯然神伤、小丫的隐退、傲天的身由心伤、魅儿的无心上位等等
兄弟们和巅峰走到一起,并没坏处,梭哈、义薄云天才是将才,巅峰只是缺个帅才。这也是皇朝兄弟最好的归宿。
这也是我们不同于情义的乌合之众的地方。他们肯定有树倒猢狲散的一天,而且不会太远,而我们不会。
今后一段时间,我们要把巅峰维持好,必须把巅峰的蛀虫弄掉,令人生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