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常会胡思乱想。比如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一个人无目的地游走的时候等等,这时候,很多思维都会闯入我们的意识里。还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看到什么便想什么,这也挺常见。但是,思想之所以闯入我们的意识,这本身就是我们没有把精力集中于某一事件上。因此,这是自我的放松。当然,这只是开始。当自己开始关注自己的这些想法的时候,我们就会给自己的这样的思想方式一个定义:我在胡思乱想。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在胡思乱想之后,即使是一些正常的思维,他们也容易去这样定义。不过,如果让我们细细去体验我们的胡思乱想的成分的时候,往往会发生,它们其实并不是思胡乱想,相反的,它们是由你来掌控的。之所以这么说,我们可以举这样说:“如果这些思想是不受控制的,那么,即使你入梦之后,或者是处于半朦胧状态的时候,它们也应该是极度丰富的。因为它们不受你的控制。”因此,如果这个假设成立,我们的睡眠质量将会是非常糟糕的。因为你控制不了它,就会被它所控制。但是,你依然要以入睡,依然可以睡得还可以。所以,思想,不是无所目的,不是毫无理由,也不是随意散漫,而是由你自己来产生的。

那么,我们如何控制我们的思想呢?如果我们强行让它们顺从于意识,往往会觉得自己太累。那么,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随便它。这好比,有一大群人乱七八糟在一起玩,那么,这时候,你的眼睛里所看到的,将会是一团乱麻似的人。而现在,你可以把自己的眼神关注于某一个吸引你的人。而这个人之所以吸引你,是因为现在对你来说,他的存在是最主要的。那么,用到思想控制中,我们可以这样说:“当思想异常多的时候,那么,不去控制它们是什么,而是关注于现在。”现在,便是所能吸引你的。你提到了做白日梦,其实,这还是自我的选择。白日梦往往是很能满足个人的心理需要的。包括性幻想在内的思维,都可以称为白日梦,还有比如说如果中彩票了会怎么样怎么样,如果我恋爱了会怎么样怎么样等等。这些都是在你的控制之中的。如果这些思想不是因你主动选择,那么,你根本就不可能意识到你想了些什么。因此,总的说来,你能控制自己的思想。

而从现在起,不但可以随便让自己想什么,而且,还可以对自己的想法进行记录。当你觉得自己在乱想的时候,那么,可以记录下它们。当然,在室外的时候,有可能不能时时记录,而在课堂上,工作中,家里的时候这样做。当你发现这些思想与你的主观意识是相关联的时候,你就会有更大的力量去控制它们。另外,我看到你提到的睡眠问题。很多人在这时候,会采用自我安慰,自我引导,以及分散注意的方法让自己入睡。其实,这些方法,往往都是意识参与睡眠。也就是说的:“我要怎么样怎么样做,让自己入睡。”而要怎么样做,这本身就是自己在对自己的控制。一旦提到了控制,那么,便有意识的参与。所以,这时候,个人是不太可能很好地入睡的。你提到了:“总要去想事情,停不下来的想,害得你每天都只能靠听音乐来睡觉。”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一旦你的思维活跃起来,你会想着:“啊,烦死了,我怎么会想这些啊。如果再想我还怎么能睡得着啊。我不想想啊。不要想了。”你越是这样想,那么,你其实就已经是处于清醒状态中,睡眠质量可想而知。而且,很多人也觉得,睡眠之前,我们应该是什么都不想的。嗯,一般情况下不会如此。在睡眠之前不存在任何思维,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即使是最理想的状态下,我们要入睡,也需要一个过程。如果我们特意关注于眼前所思考的问题,这只会让自己越来越不能睡着。不过,我们或者留意到一种情况:特别劳累的状态下。这时候,我们简直是一倒下去便睡着了。所以,很多人很希望自己一躺下便能睡着。但是,这不可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入睡之前,会思考问题。这个过程,会持续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也就说,睡前的思维,是一种自然的存在。它是睡眠的引导,而不是睡眠的干扰。我们之所以会因为这些思维所干扰,本身是因为我们在主动控制着它们。因此,现在,对于睡眠前的思维,我们有一个极好的处理方法:顺其自然。

它不是爱想吗?那么便想吧。不去关注什么,不去控制什么,不去愤愤什么。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生,自己的睡眠质量会有相当大的提高。虽然很多人会对我说:“我睡觉之前其实是不想想的,可是它们非得来。所以,我就不 让自己想。”而我只需要他们:“你随便它们吧。”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会对我说:“啊,效果真的好极了。”所以,不想让自己想,本身已经让自己在想了。而我们的睡眠之前的思维,本身也就是一种过渡。过于关注,反而会让我们时常清醒着。因此,你可以试试。